注册会员 登录
揭阳360 返回首页

微笑xiao鱼的个人空间 http://home.jieyang360.com/?61386 [收藏] [复制] [分享] [RSS]

日志

本科生毕业后卖煎饼称为生计谈不得理想

已有 37 次阅读2012-5-10 16:29 |个人分类:国内| 毕业, 煎饼, 本科生

分享到:

  1999年大学扩招后,越来越多的青年有了上大学的机会,与之相伴随的是大学生就业也日渐艰难。

  日前,山东泰安的“本科生煎饼哥”,戴学士帽卖煎饼走红网络。“煎饼哥”毕业后曾多次就业,但社会实际与自身预期相距遥远。这个年轻人最终选择卖煎饼。他说:现在不谈什么理想了,首先得活着。

  资料链接

  大学生“另类”就业

  卖猪肉:陆步轩1985年以陕西省长安县文科状元的成绩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,毕业分配至长安县柴油机厂工作,后做过多种职业。1999年,在长安开了“眼镜肉店”。2003年,因媒体报道“北大才子街头卖肉”而出名。

  当掏粪工:掏粪工这个入不了很多人法眼的职业,却在两年前的济南市环卫局城肥二处,出现了80个人竞争的火爆场景。最终,5名大学生脱颖而出,如愿当上“掏粪工”,月薪2500元。但在很多人看来,这些大学生掏的不是粪,是事业单位的编制。

  看厕所:2010年,南京市一家销售环保厕所洁具的商家,招聘照看新型厕所的员工,要求“端庄,貌美,研究生以上学历,具备一定英文会话能力,年薪10万,谢绝大学本科学历者报名”,引发网友热议。有人质疑,商家有作秀之嫌。当副局长:今年4月19日,湘潭市岳塘区通过官方网站进行干部任前公示,其中拟选拔任用1991年出生的“90后”女干部王茜为区发改局副局长,此事引发网上舆论高度关注,网友戏称其“湘潭神女”。后经调查最终取消了王茜参照公务员法管理机关工作人员资格;撤销对王茜拟任岳塘区发改局副局长职务的决定。

  每天清晨7点,杨玉龙从50公里外赶到泰安市区东湖公园旁的早市,停好三轮摩托,从车厢里取出一顶学士帽,仔细戴在头上。

  旁边的摊贩笑着说,本科生煎饼哥又来了。

  杨玉龙,生于1985年。他也曾如其父母所盼,考上大学,将户口迁出农村。但这种荣耀并未持续太久,在他本科毕业后的2年里,求职的艰辛和生活所迫,使他最终还是无奈地带着媳妇和孩子回到老家。现如今,成为山东省泰安市街头一个卖煎饼的小摊贩。

  每天,他都要骑着电动三轮车,在繁华的街道叫卖,还要小心翼翼地躲避城管。与众不同的是,他戴着一顶学士帽,向路人散发的名片上声称要卖“中国最纯的煎饼”,尽管买主们对此并不见得当真。

  读5年初中只为“考个好大学”

  杨玉龙承认,自己不算一个刻苦的学生,但父母却“逼着”他读了5年初中,为了“打好基础,考个好大学”。上高中时,因为喜欢,更因为学美术只上半天文化课,杨玉龙说服了父母,报了个美术培训班。

  2003年9月,读完高一打算读高二时,杨玉龙选择了退学。他的专业课成绩不错,想退了学以社会青年身份参加高考。2004年7月,他第一次参加高考。先是通过了5所艺术类院校的专业课考试,名次均在前100名,文化课成绩也过得去,能去当地的二类本科就读,但心高气傲的他不甘心,选择了复读。

  直到2005年,杨玉龙才考入洛阳师范学院数码设计专业。当时20岁的他比同班同学年长两三岁。入学后,杨玉龙曾担任班长和学生会干部。在大学,他一心想在专业上发展,开始尝试参加国内外各类设计大赛,并陆续入围中国大学生广告艺术节学院奖、“和谐中国”公益设计大赛等。

  面对生存压力一直在“自降身价”

  2009年杨玉龙大学毕业,四年生活费和学费共约4万元,至今还有1.1万元的助学贷款本金尚未偿还,毕业证和学位证书因此仍抵押在银行。毕业时,学校只给了他毕业证和学位证的复印件。

  他求职的第一站是北京,按照学长们的省钱经验,住在昌平区的南口镇,每天坐车往返在昌平和北京城之间。

  但现实是残酷的。在北京的半个月,他充满自信地抱着简历和获奖证书走了多家广告或设计公司,1100元路费快花光时,仍然没有得到一个录用他的答复。

  杨玉龙发现,面对生存压力,他一直在“自降身价”。

  “那时根本不能再去考虑什么理想,只能为了眼下的生活。”杨玉龙的获奖证书几乎没多大用处,一家喷绘店表示“只要会临摹就成”,他就留了下来。

  杨玉龙还在一家销售太阳能热水器的公司做过营销代表,每天的工作是去新建的住宅小区“扫楼”。“婶子,家里装修哪?需要太阳能吗?”“叔啊,忙哪?家里装得真好,要太阳能热水器吗?”这是他每天重复最多的话,说得他自己都讨厌自己。

  那时他业绩做得还不错,老板将他派到石家庄的分公司。在那里,他认识了如今是他儿子妈妈的苏敏。

  但爱情即使再甜蜜,也不能当饭吃,每天的忙碌和经销商安排的每晚5块钱的旅社住宿极不相称。最终,他又选择了放弃。

  求职保安不敢说自己本科毕业

  2010年7月,杨玉龙和苏敏去了上海,苏敏进了一家电子工厂,杨玉龙在一家油墨公司当操作工。杨玉龙说,之所以选择这家公司,一是以为和自己的绘画专业有关,二是公司录用之初承诺可以加班,加班就意味着多得报酬。

  但进厂之后,车间始终不给他加班的机会,所以每月工资只有1600到1800元之间。更要命的是,杨玉龙实际上就是一线工人,每天的任务是将不同的化学原料混合在一起。

  很快,杨玉龙就出现了胸闷头昏的症状。10月28日,他去了医院做了体检,结果显示他的白细胞总数是4.8,而7月12日入厂时该项指标为7.6。无奈,他又选择了辞职,回到了山东济南。

  这时的杨玉龙不再抱任何奢望,只希望马上找一份有收入的工作。给劳务中介公司缴费之后,很快得到通知说一家大厦的物业公司需要保安。这一次,他没有向公司出示获奖证书,甚至不敢告诉对方他是本科毕业。

  很快,杨玉龙就穿上了保安制服,站在大厦门口向每一位进出的领导敬礼,负责来访登记。有推销员溜进大厦被发现,作为保安的他要被主管训斥;有客户因为没有预约被他阻止在门口,遭投诉后他同样也会被训斥。

  更让他心里不平衡的是,同样都是刚刚毕业参加工作,但有人开着家里买的汽车目不斜视地摁着喇叭,而他必须及时摁动手里的遥控器开启车闸。

  如果继续在化工厂干

  一定过得很滋润

  2011年5月,杨玉龙和妻子同时应聘到距家3公里的一家化工厂,虽然是一线工人,但每天可以回家,每月各有大约1800元的收入。但好景不长,当年10月,化工厂发生事故停工,杨玉龙留守到今年3月辞职。

  这仅有的10个月或许是他一生中最知足的幸福时光。杨玉龙感叹:“如果继续在化工厂干,日子一定会过得很滋润。”这期间,他娶了媳妇,生了儿子,还买了摩托车、电脑。

  儿子的出生,给一家人带来欢乐,也让杨玉龙增添了一份责任。他开始认真考虑现实:不能离家太远,无法投资太多,不能赔本……

  最终他想到了煎饼,这是整个家乡几乎人人都会做的日常食品。他家所在的新泰市楼德镇有“中国煎饼第一镇”的称号,官方统计的数字是,全镇煎饼加工户达到8000户,从业人员达1.8万余人,年产煎饼12万吨,创产值3.2亿元。很快,泰安市区街头出现了一辆农用摩托车,车帮上竖着一块喷绘招牌,上面写着“本科生煎饼”,而旁边的杨玉龙则戴着学士帽。

  有人说他“作秀”,杨玉龙解释,因为煎饼在泰安是一种极为常见的日常食品,很多市民都只认以前的卖家,总忽视他这个新手,为了多卖一些煎饼,他想到了这样的营销手段。

  这一招似乎确实管用,杨玉龙带去的煎饼总是很快就能卖完。但杨玉龙说,煎饼是当地市民的主食,如果不是因为他家的煎饼货真价实,那些大婶大妈才不会因为学士帽的噱头而买账。

  做一天煎饼不如当一天帮工

  “别看他嚷嚷得欢,他娘给他做一天煎饼,还不如去给人当一天帮工。”杨玉龙的父亲杨金国说。

  平时,杨金国在镇政府做临时工,每月有500元的收入;妻子在家务农,偶尔给人帮工每天也有80元的收入。

  5月5日和7日,记者在杨玉龙家亲眼目睹了煎饼的整个生产过程。

  在他家路边的小院里,杨玉龙称出60斤玉米蓁泡进水缸里,父亲捞出麸皮后,将四分之一玉米蓁放进大锅里煮熟,然后将生熟玉米蓁混合,再加水用粉碎机反复两次磨成面糊。将面糊盛进盆里,用独轮车推回家,母亲已生好炉子,给鏊子擦上豆油。

  玉龙妈用勺子将面糊倒在转动鏊子上,用推子仔细推展均匀,然后双手将整张煎饼揭起,放在旁边的笼屉上,顺手捞起手边的喷壶,朝着空中喷洒水雾。摊一张煎饼大约需要40秒。

  但这还不算完,之后还得有专人分两次逐张煎饼喷洒水雾,为的是既让煎饼保持干燥,也不至于折成碎末。放置一小时后,再逐一将煎饼折叠,然后用刀切割一分为二,最后摞起放进木箱。

  这是最传统的煎饼生产工艺,每天两三个人的产量大约120斤,但前提是20个小时不停歇,因为磨好的糊子放置久了,会发酵发酸。

  在杨玉龙的帮助下,记者给他算了当天的成本账:一天加工120斤玉米蓁,可得成品煎饼110斤。每斤玉米蓁的市场成本价1.3元共156元,加工耗去电费大约5元,蜂窝煤50块大约40元,往返130公里的油费约35元,市场管理费2元,共计成本约238元。而玉米煎饼市场售价为每斤5元,110斤煎饼即使没有损耗和去零头的毛收入也就550元。

  而完成这一个生产和销售过程,需要三天时间,所得的利润300元左右。

  让杨金国叫苦不迭的是,儿子当初考上大学后,户口“农转非”签到了学校,大学毕业后,再将户口转回楼德镇时,只能落户非农业户口。这就意味着将来杨玉龙没有自留地,没有宅基地,不能参加农村合作医疗。

  而按照目前的收入,杨玉龙根本买不起商品房。

  做好手头的未来怎样来不及多想

  自从当地媒体报道杨玉龙戴着学士帽卖煎饼之后,他知道自己在网上“走红”了。他说看到有人指责他两年换了五六家单位,也担心万一卖煎饼这条路子走不通,该如何面对可能出现的指责。

  让他纠结的是,如果继续煎饼生产和销售,就必须改变现状将生产规模扩大,而实现这些目标,都是以增加投入为前提。尴尬的是,他没有资金,有的只是残存的激情。

  5月7日一大早,杨玉龙刚把三轮摩托停稳在市场,或许因为媒体报道后自己“红了”,很快就有以前的客户打进他的手机,附近70岁的退休老奶奶王桂莲也赶过来,买了两斤小米煎饼,还给周围晨练的老人极力推荐。不到两个小时,60斤煎饼销售一空,这让杨玉龙又增添了信心。

  至于当初花了那么多钱上大学,可如今却还是卖煎饼,值不值?他回答说,如果算经济账肯定不划算,但大学四年还是学到很多东西。他已在淘宝网注册了“本科生煎饼哥”,寄希望于通过网络销售自家的煎饼,他同时注册了一个电子邮箱<A href='mailto:loudezhen@163.com">loudezhen@163.com'>loudezhen@163.com">loudezhen@163.com,将号称中国煎饼第一镇的楼德镇的全拼归为己有。或许,他从这次被网友关注中,发现了些许商机。

  但未来究竟怎样,他还来不及多想,“做好手头的,至于其他的,还不敢确定。”他说。


路过

鸡蛋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收藏 分享邀请 举报

评论 (0 个评论)

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| 注册会员

  • 查看广播
  • 收听TA
  • 加为好友
  • 给我留言
  • 打个招呼
  • 发送消息

手机版|Archiver|网站地图|揭阳360 ( 粤ICP备10077485号-4 )  

GMT+8, 2012-6-2 08:57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 Licensed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